kee

嵐·紫擔。基本上是all潤,但自擔最高。
偶爾動筆,不要期待速度。

[翔潤]Chocolat (小修,提甜)

偽現實向。慎入。

太太一篇南柯夢重擊,急需自癒。匆匆寫成,若甜度不足,大家見諒。

這邊時間剛過零點,賀白色情人節不算太遲吧(不


* * * * *


2017.03.14,星期二,又一團番收錄日。

週一晚松本看完NZ刷推,見到櫻井幾年前討手工巧克力的視頻。他哂笑,然而又再看了一遍。

松本想OA合不上,不會提白色情人節吧。說到底,幾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也不可能談巧克力。

結果證明flag不可亂立。

臨睡前Line群響起。是相葉心血來潮想買巧克力給staff,二宮二話不說甩了明治網址上去。

松本留言:謝謝w

他想想,又加了一句:大家也要巧克力嗎?

結果櫻井第一個回覆:要。

二宮緊接其後:手工?

松本:這個梗要說到什麼時候(笑)

相葉:我們也有嗎?謝謝松潤。

大野:我也要。

二宮:明治的也可以啦。不過團員巧克力就這麼沒誠意嗎?

松本:現在才說,我怎麼可能做到。買的買的。

二宮:真可惜⋯

大野:牛奶巧克力可以嗎?

松本拎著手機,走到廚房翻翻找找。器具都在,但沒有原料。沒辦法了。他正想再回覆時,突然見到櫻井的私信。

櫻井:Zero開完會了。要我買巧克力過來嗎?

松本咬著下唇,手指飛快打了回應。


不久,門鈴響起。松本迎了櫻井入內。

櫻井遞過袋子,一邊脫鞋一邊說,幸好附近還是有24小時超市。

松本拿著袋子沒動。他說,翔桑你還是先回去吧,明天錄影。

櫻井套上客用拖鞋,越過他走向沙發。

松本回身,無奈地說,翔—桑—,你又會水腫了。化妝師會一直嘮叨到我化完妝為止。

櫻井沒有回頭說,行了,借你沙發睡一下。你先去做吧,不然真的來不及。

松本只好回歸碗盆鍋碟,回憶拍失巧時學過的技巧。他等待巧克力塊融化時,在模具裏加上堅果碎。二宮的份是黑巧克力,始終不是甜黨,醇厚帶苦的味道適合他。相葉的份是牛奶巧克力加堅果,咸咸甜甜的口感他應該會喜歡。大野的份是牛奶巧克力混合白巧克力的大理石款式,總之能多甜就多甜。還有一份⋯他探頭出去客廳,見到櫻井胸膛起伏平穩,決定不吵醒他。

那就自己決定吧。他對著模具說。

**

第二天松本到樂屋時,相葉已經在分發明治巧克力給staff。

二宮瞥見松本手上的袋子,了然一笑。他停止轉珠,手肘碰一下旁邊的大野,示意他看。大野雙眼發亮,連忙站起來拉相葉回來。

相葉見到哇一聲,讓松本掩住了嘴。松本翻白眼說,這只是給你們的,不要大肆宣揚。相葉點點頭,嘗試開口說話,松本感到手心的口水,眉頭皺得更緊。

松本拿開手說,相葉桑你急什麼,我的手好髒。

相葉笑嘻嘻說謝謝。二宮拍了他一下,遞紙巾給松本,也做口型說謝謝。

大野翹首以待,松本把袋子交給他,邊擦手邊說,自己拿吧。我都寫了名字。

櫻井的聲音從背後傳來。他問,不是一樣的嗎?

松本手停下來,說是的,大家口味不同嘛。

只有四個,大家很快拿到各自的禮物。大野立刻問謝謝,現在可以吃嗎?松本遲疑。櫻井見狀,截過話頭說,尼桑你看快開始錄影了,還是之後吧。

結果大野和相葉還是偷偷塞了幾個方塊在口中,臨上場喝了半瓶水洗掉牙上棕色。二宮白了他們一眼。櫻井拍拍二宮肩膀,別操心了,上場吧。二宮斜眼看他問,誰操心了。櫻井示意松本,他正沒好氣地拿走了大野相葉的袋子。二宮拉著松本說,潤君走吧,別管他們倆。

**

錄影完,大家各自收拾。櫻井走到邊上跟松本道謝,今早走得匆忙,沒來得及謝你幫我蓋被子。松本擺手說小事,何況翔桑你半夜替我買東西。

櫻井笑說,我也想吃嘛。想不到我真的睡過去了,可能你的沙發太好睡。松本欲言又止,也笑了笑說今天早點回去歇息吧。

告別後,櫻井在車上打量包裝,感嘆松本真有心思。一拆開,裏面有幾顆櫻花狀巧克力。旁邊還有小紙條:happy white day。

他想起松本幾次猶豫,微微一笑,拈起巧克力放進口中。


渣翻 侵刪 求指正

TL:⋯ 然後,見到松本さん的畫就明白是「笛」的櫻井さん也很厲害啊。

櫻井:嘛,是氣氛吧。其實呢,松潤畫的那幅畫,不是「笛」(ふえ),是麩(ふ)這樣子哦。所以實際上還是不能說明白。

二宮:(笑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61119 交嵐的繪畫接龍

看過應該知道nino的「芝麻vs棋」牽扯出「馬爾夫」這項神秘活動wwww。緊接著「高爾夫」的就是這個「麩」,然而,弟弟超配合下一幅「煙囪」,直接就說了「笛」。

雖然沒有了心有靈犀這一點
可是想像下⋯
弟弟心想:欸好像翔さん想的是ふえ?那就這樣吧。
還有節目後找xgg:剛才那個其實是什麼什麼(不然我想不到xgg怎麼知道🌝)






糖糊一臉


💜 耿直boy妥協


❤️ 私底下,總之不在放送範圍就甜甜甜